不谓

摘自QQ空间里,一位友军的大盘点。

司明:

:抄袭神人名单收录:
1.于正——
《宫锁连城》抄袭《梅花烙》被琼瑶起诉,败诉赔偿500万。
《美人天下》抄袭《越狱》
《大丫鬟》抄袭《小娘惹》
《宫锁心玉》抄袭《步步惊心》
《美人无泪》抄袭《甄嬛传》
《美人制造》抄袭《邪恶催眠师》
2.秦简(现名周静,于正徒弟)——
《锦绣未央》《庶女有毒》《重生之高门嫡女》等等。抄袭700多文章,0原创。
《美人制造》后半期编剧,抄袭《邪恶催眠师》
秦简抄袭之作《锦绣未央》已上映, 一本锦绣未央,文字抄袭近50万字,180本小说 。
电视剧我是不会去看的,罗晋你为什么要拍这部电视啊?
3.郭敬明——
《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圈里圈外》被起诉,败诉赔偿20万。
《幻城》抄袭漫画《圣传》
《夏至未至》抄袭矢泽爱《NANA》,顾伟丽《香樟树》
《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爱与痛的边缘》抄袭许佳《最有意义的生活》
《爵迹》小说电影抄袭《Fate》系列,《独孤神侠传》等等作品。
4.唐七公子——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大风刮过《桃花债》
《华胥引》抄袭十四阙的《七夜谈》,韩寒的《长安乱》,困倚危楼的《入骨相思知不知》等书。
5.流潋紫——《甄嬛传》《后宫如懿传》抄袭几十本小说。
6.Vivibear——
《骑士幻想夜》抄袭100多位作者,
《兰陵缭乱》抄袭200多本,
《寻龙记》抄袭至少58本,
《寻找前世之旅》抄袭至少66本,
《血族新娘》
此女抄袭700多小说,唯有秦简可与之一拼。 
7.李柘榴(雀湖)——
《模仿者》抄袭《异次元骇客》,
《六月一日》抄袭《xxxHolic》,
《罐装神仙》抄袭《天使领域》。
         《异次元骇客》是《黑客帝国》的灵感来源,我书评里就说《模仿者》的世界观跟《黑客帝国》差不多,没想到真的照搬的啊。
8.沐声——《截胡》借鉴功夫包子的《路过围观》
《路过围观》写于2011年,2013年功夫包子封笔退圈。《截胡》写于2014年。
9.陈灯——
《权宦》抄袭多篇文,
《重生之怨偶》抄袭多篇文,
《故剑》抄袭多篇文,现已删改,
《深宫女配》抄袭多篇文,
《明华长公主》抄袭多篇文,
《云且住》抄袭多篇文,已删改,
其他抄袭很少,应该会很快删改。作者君原来是越抄越胆大,也许抄出了心得?且写且珍惜啊。
10.青柠种子——《揽一袭芳华》抄袭漫漫何其多《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11.潇湘冬儿——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11处特工皇妃》抄袭《回到明朝做王爷》《紫川》《九州缥缈录》《昆仑》
12.影照——《午门囧事》抄袭《寒鸦劫》
13.桐华——《步步惊心》《大漠谣》《云中歌》
14.波波——《绾青丝》抄袭多篇文。
15.妖舟——《弟弟都是狼》涉嫌抄袭(说是致敬文)微笑的猫《不疯魔不成活》
16.桔子树——《奢侈品男人》《流光》
《麒麟》涉嫌抄袭《士兵突击》
17.周玉——《兽妃》抄袭老草吃嫩牛《乐医》
18.溯痕——《遇蛇》涉嫌抄袭
19.剑走偏锋——《色放》《对手》
20.花半里——《皇后纪》抄袭李歆《秀丽江山》
21.瞬间倾城——《孽•千年》《当糟糠遇上黑社会》
22.天籁纸鸢——《天神右翼》涉嫌抄袭晋江已删除
23.安意如——
《人生若只如初见》抄袭江湖夜雨和邓小军文章,
《思无邪》《当时只道是寻常》《世有桃花》多篇文抄袭。
24.沧海遗墨——《倾尽天下》
25.笙离——《时擦》抄袭张爱玲,正午月光,晴空蓝兮,李李翔等人作品
26.苏寞——《魔鬼的颤音》抄袭《误入迷局》
《傲慢与黑化》《半夏私语时》借鉴过度
27.朝小诚——《黑白》《此间下沉》涉嫌抄袭 石头歌女多篇博文
28.沧月——《花镜》《听雪楼》《镜双城》《血薇》
29.夏泽七夕——《后来我们都哭了》抄袭《梦里花落知多少》
30.林汐——《浮生六记》抄袭赭砚《甜言蜜语》
31.月出云——《盗妃天下》《凤隐天下》《天下第一嫁》《错妃诱情》抄袭多篇文。
32.木子喵喵——BG《竹马翻译官》抄袭BL《亲爱的人》
33.江小湖——《妃来横祸》抄袭谢楼楠《我的皇后》
34.飞烟——《夜凝夕》
35.银小宝——《三十三日索情》
36.饭卡——《倚天之一颦一笑皆囧然》抄袭,晋江已删除
37.西西特——《我一直跟着你》借鉴过度
38.浮图——《侬本多情》《许一世情深》抄袭
《养成》《重生之偏差》《旅行者》借鉴过度
39.三无斋主人——《为君》
40.菊文字——《重生之昔我往矣》《七贱下山》《子息之前传》《宝贱》《贱者无敌》
41.胭子——《献祭》借鉴过度深海先生《德萨罗人鱼》
42.梦裳宛——《我命定你了[快穿]》抄袭非天夜翔《二零一三》;《我已经死了》抄袭牛角弓《叶川的夏天》
43.墨锦妤——《一定是哥投喂的方式不对》抄袭绿野千鹤《鲜满宫堂》;《红楼之食饿不赦》抄袭绿野千鹤《鲜满宫堂》
44.帝琊——《入吾彀中》
45.素长天——《修真界飞升互助协会》抄袭天堂放逐者 《求退人间界》
46.颓靡夜色——《当男主爱上渣攻》抄袭massive《晋江男穿到起点里的那点事》
47.娜小在——《上错花轿嫁对郎 》
48.抹茶曲奇——《炖枣记》抄袭电线《香蜜沉沉烬如霜》
49.两颗心的百草堂——《夫人的搞笑生活》《大宋美人传》      
《我的老公是奸臣》抄袭月下桑《没有来生》
50.锦橙——《[未穿今]超级大神》抄袭黑猫白白《超神写手》
51.九千岁添千岁——《帝太后(美食)》抄袭光暗之心的文
52.青青子襟——《[重生]影后级白莲》抄袭淮上《提灯看刺刀》
53.7号兔子——《一纸情书》 抄袭巫哲《格格不入》
54.陆之南——《单向蛊惑》《长路有灯火》
55.莫子七(新笔名陆之南)——《顾安馨事》抄袭长着翅膀的大灰狼《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56.芒果眼镜娘——《[快穿]反狗血联萌》
57.碗碗——《插翅难逃》抄袭浩瀚《误入豪门》
58.一瞬倾城——《西风祸》抄袭一度君华《东风恶》
59.犬神犬犬——《康熙来了》
60.粟米壳——《赵氏贵女》
61.二十九楼——《山坳人家》抄袭四木《无方少年游》和《十年沉渊》
62.八月末——《有美一人兮》抄袭伊吕《祸国》
63.麻辣小龙虾——《总裁的艰难爱情》抄袭困倚危楼《貌合神离》
64.野黛儿——《贤妻变闲妻》抄袭月下蝶影《何为贤妻》
65.文理风——《夺舍之再世为人》抄袭打眼《天才相师》
66.大少——《重生民国娇妻》抄袭晨雾的光《重生之苦尽甘来》
67.笔木花——《杏林世家》
68.挖坑不填——《skip同人 红线》《综 一梦一死》
69.非摩安——《[综英美]非同凡响》
70.焦石头——《[黑蓝]黄濑凉太的小秘密》
71.昨夜晴风——《[综英美]天才联萌》
72.凝霜夜——《[综]皇者天下》
73.悟空城(现笔名:Alepucis)——《[路西法]失落的辰星》抄袭鱼危《[综]神之御座》
74.爱睡觉的懒猫——《来自星星的你女配逆袭》
75.呜喵——《[黑子的篮球][黄黑]苍瞳的暗鸦》
76.璎珞姒玉——《[综漫 武侠]花开弥生(又名中二进化史》
77.末子君(现笔名:姜煮奶茶)——《[综]贝克街情史》
78.蟹黄小笼包——《韩娱+美食 男神是我大表哥》抄袭三水小草《心有不甘》
79.游欢——《香帅快到画里来!》抄袭桃宝卷《留香(楚留香传奇同人)》
80.火山子——《为夫之路》抄袭兜兜麽《乌夜啼》
81.三言七句——《[剑三]青岩寻欢》抄袭戒烟真人《[李寻欢]明尊焚影》
82.随墨——《[银魂]三千世界鸦杀尽》
83.青尧子——《(大唐)道骨仙风》
84.越前昨非——《御猫大人的厨神夫人》抄袭欧阳墨心《到开封府混个公务员(出版名《南衙纪事》)
85.月公子——《老九门之苏落》
86.萘凉安川——《[综英美]英雄,来一卦吗? 》抄袭南柯十三殿《[综]大预言家》
87.元秋——《[家教+网王]当科幻黑手党遭遇杀人网球》《[网王+游戏]幸村,求别再黑化》 
88.亡沙漏——《屠龙者》《变天》《全天界都知道孤家是个受》抄袭
《无心插柳》《写H的都是神》《我的室友非人类》《王子遇上王》涉嫌抄袭,前两篇是马甲公叔度写的,后面两篇原本想看现在不打算看了。
89.附风庸扰——《成神(全息)》
90.茗希的席子——《快穿之捡到一只忠犬肿么破》
91.卧澜听风——《快穿之听说我总想自杀》抄袭西子绪《快穿之完美命运》
92.二钱三卦——《受害人A的伪计》抄袭王大锤子《偷脸》
93.梦汐莎——《完美BOSS养成系统》抄袭鱼危《(综)神之御座》
94.路氏名阳——《重生之精英变农夫》
95.三国周瑜——《异世之毛肚皮快来》《重生之幸福人生》
96.宝来——《引咎分手》
97.太守大人——《言官》抄袭雨过碧色《 持证上岗》
98.软萌染柒——《史前很幸福》
99.寒蝉公子——《杨氏密宗》
100.叶不语——《[穿越]最萌影后》抄袭酥油饼《大湖小妹》
101.沉香梦魇——《良人》
102.风泪烟——《[快穿]就是和女主过不去》
103.丹兔子——《重生之经典巨星》抄袭葆星 《重生之娱乐风暴》
104.三里烟絮——《快穿之女配任务进行时》
105.木玖玖——《快穿之开始反攻吧》抄袭梦·千航《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渣渣》
106.兰妹子——《爱情不将就》抄袭文安初心忆故人《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107.萧伍肆——《天生戏骨》抄袭谢楼南《我从不曾说爱你》
108.顾鸾瓷zy——《快穿之攻略二三事》
109.苏舟雨(现笔名:沈梦成)——《宫心局》
110.南方姑娘Vivi——《明季团圆》抄袭怀愫《月待圆时》
111.冉艺萱——《若远似近》
112.仙女下凡双子——《兰香浮现故人影》
113.舒而果——《让让,他是我的[全息]》
114.岚山寻道——《辣手妙探》
115.雪若红妍——《花千骨同人之墨色如画》
116.宁乔——《韩娱之表示此处答案略》抄袭楚琰《韩娱之自我之后无男神》
117.穆雪之境——《[变形金刚]宁缺毋滥》抄袭霜色十字《暮光+变形金刚]全都不是人》
118.明曦神怡——《霹雳之逆伦》
119.一杯柠檬蜜柚——《[海贼王+死神]微笑吧,沉默小丑》
120.迷你加湿器——《韩娱布里斯威利斯》
121.奇葩八木——《琅琊榜之鬼谷奇谋》
122.苏子唯——《[金弦]spring》
123.慕兮寒——《龙门同人惊鸿雨》
124.依之悦——《少年四大名捕之无雨情菲》
125.懒小水——《桃花易躲,上仙难逑》
126.南妍朵——《人偶少女传奇》涉嫌抄袭日漫《蔷薇少女》
127.酆子息(鱼鱼酱)——《诱佛》抄袭墨舞碧歌《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晋江已封号
128.时镜——《[黑客]愤青大神》借鉴银河九天《疯狂的硬盘》
129.苏小暖——《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抄袭西子情《妾本惊华》朝小诚《黑白》等文
130.紫雨漪漪《重生为嚣张邪医》抄袭 左晴雯《云且留住》《钦点红妆》, 柳下挥 《近身保镖》,一世风流《凤临天下:王妃13岁》等
131.玄色——《哑舍》涉嫌抄袭
132.瑾瑜——《继室谋略》抄袭多篇文
133.骚年不识愁滋味——《十里坡剑神》抄袭学霸殿下《我的大宝剑》
134.绿伽萝——《快春攻略:最佳女配上位记》抄袭八戒抛绣球《名门第一妻》
135.三月暮雪——《媚惑江山》抄袭李眉《年年有槐》以及余华,苏童,莫言等作家作品
136.穆丹枫——
《妖孽殿下来敲门》《娃娃王妃》抄袭fresh果果抄袭文《花千骨》,
《步步惊华:盗妃倾天下》涉嫌抄袭唐七抄袭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华胥引》,
《杀手十二岁》抄袭《凤囚凰》《又一春》等作品
137.安染染——
《倾城劫数》(《总裁强制爱》)涉嫌抄袭朝小诚抄袭文《黑白》《唐老板,离婚请签字》,
《桐花迟迟开》(《总裁只欢不爱》)涉嫌抄袭拓拔瑞瑞《黑色豪门:对抗花心上司》以及抄袭文《黑白》
138.冰蓝纱——《美人谋》涉嫌抄袭朵朵舞《一斛珠》
139.醉疯魔(夏霁月)——《浴火皇妃》涉嫌抄袭一世风流《凤临天下王妃13岁》
140.沁玥——《望门庶女》(《谋倾天下:庶女惊华》)
141.李亚玲——《国色天香》抄袭风弄《不能动》,
《活色生香》抄袭法国电影《香水》,
《大丫鬟》抄袭新加坡电视剧《小娘惹》,
《北京爱情故事》抄袭《成都爱情故事》《我的播音系女友》
142.君太平——《第一夫人》抄袭阿彻《HBL》
143.烨风迟/叶微青——《穿越之食色系统》抄袭周浩晖《斗宴》
144.树下小狐妖——《无良世子妃》抄袭明药《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145.网花遗剑——《仙侠之最强反派》抄袭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146.林笛儿——《玫瑰战争》抄袭风羽《你家有熊猫吗》,
《预谋出轨》抄袭晴空蓝兮《这么远,那么近》,青衫落拓《我的名字,你的姓氏》, 梅子黄时雨《人生若只如初见》,肖勤《上善》,风羽的《你家有熊猫吗》
147.笺十七——《凤不归》抄袭天下归元《凰权》
148.银朱(千影逝)——《神风幻梦谭》又名《千殊色》、《神隐千寻》、《神风少女逸世行》、《千载华韶梦》抄袭沐非、树下野狐、烟雨江南、乐小米、落花浅笑等十多位作者作品。
149.秋若比邻——《重生娱乐圈:影帝大人花式宠》抄袭兰芝《亲爱的爱情》
150.rain鬼畜无反攻——《渣攻说他不够渣(快穿)》抄袭爱吃肉的羊崽《[综]被 团长选中的人》
151.Fresh果果 ——
《琉璃般若花》《花千骨》抄袭眉如黛《花开不记年》、树下野狐《搜神记》《蛮荒记》《仙楚》、楚惜刀《魅生》、《仙剑神曲》、《箫声咽》、《地狱变相图》等等。
 以下为转述,
《花千骨》原创作者那里,主角叫花千绝。抄袭者Fresh果果 改了一个字,改了主角性别,就抄袭成自己的小说了。
花千骨小说抄袭,电视剧特效直接复制黏贴国外知名电影,包括《指环王》、《霍比特人》、《沉睡魔咒》、《白雪公主与猎人》等。电视剧主题曲《心之火》过度雷同其他作品,伴奏和Colbie Caillat 的《Try》相似度极高,你们直接可以用《Try》的伴奏来唱《心之火》了,完全契合。
花千骨手游也是照搬蜗牛数字旗下手游产品《太极熊猫》。





最后,祝唐七有难,八方点赞!

Devotion.

Devil_Rabbit:

2016年8月28日,Team WE的夏天结束了。

等待决胜局的时候,我和狮子说,无论结果如何,至少陪他们走到最后。是的,毕竟一年了,都是一起走过来的。

WE去S赛这件事最开始是小部分人想过的事情,后来他们说这是他们的梦想,再后来是因为他们想去所以粉丝才希望他们能去的。老WE,60e,多少人的梦想沉甸甸的压在这五个人身上,无法可想。

当然我不是要为他们开脱,作为职业选手首先学会的应该就是抗压。只是我有时候又很害怕他们,不知道哪一场失利就会成为压垮整个队伍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狮说,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明年了。

我懂的,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你爱他们,为了他们努力应援,线上线下一场比赛不错过地看,可是,真的只能这样了,没有哪一场比赛会因为多了你的心愿就多了赢面。

然后你发现,原来不是你一厢情愿地希望他们赢他们就真的能赢,迷之bp,迷之团战,迷之打龙,他们慢慢消磨掉你的耐心,你开始生气,抱怨,甚至出言指责:你们这样对得起粉丝吗?

错了,他们真正对不起的,是他们自己。

他们亲手把自己的梦想公诸于世,然后又亲手碾碎了它。

我不想说残忍的话,当然事到如今我也说不出“输了一起抗”这种带有妥协意味的话。打不过就是打不过,锅背好,别乱甩。

但我坚持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我还愿意相信他们。

WE是什么,是信仰,是在所有非议声中敢去创造奇迹的一支队伍。2005年至今,从未改变。

每一次失利都会让他成长。


Here's hoping.

You'll help me to be brave.


可是 我也是非常累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从字面上看起来真的是很短

可以的话 就把现在停止了吧。

粉墨

。:

想了想。
还是分享给你们我真的非常喜欢的一篇文,大概我都能背下来了。
也是因为这篇文而喜欢的藩少爷,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不恕君QAQ:



SS初心藩少爷 斟酌了很久熬出来的文




还请列位看官笑纳~~~








——————————————————————————————————




粉墨




 




 




【少年你骨骼清奇,打野套路不错,有打职业的意向么?】




【?】




曾湛然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耿耿于怀,




“要不是我自己问了一句,不然肯定就当是什么小广告给删了。哪有人这样招人的。忒不靠谱了。”




被埋怨的杨藩就瞪了瞪眼,“嘿,兹兹阿你是不是翅膀硬了?!”




 




曾湛然来SS的第一天,上海下着大雨,雨刮器刷个不停,ss的基地非同寻常的远,他正襟危坐了一个多小时都还没有到头。




 




原来这个世界竟是这样的大。




 




春季赛结束夏季赛伊始,基地放假的最后几天,大部分人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只有ADC的位置还是空的。第三天下午,或者说,对他而言的早晨,他下楼扔垃圾,推开门,看到杨藩蹲在基地正门口抽烟,旁边毕恭毕敬的坐了只流浪狗。




“阿萨辛……”他甚至还在跟那只狗聊天,“你说下个版本你兄弟卡萨丁腿都断了要怎么活。”




 




上海依旧暴雨如注,偏远山区里的基地更是荒无人烟,雨幕遮天蔽日,原来这个世界也可以这么小,小到只有一方天地,一个人,和一只狗。




 




可能是因为那个背影实在是太过落寞,再加上以前春季赛时对这个人淡定表现的错误认知,他一度认为杨藩是个忧郁的男人。




直到他知道那个扯淡的招聘消息是眼前这个人发的,他瞪大了眼睛去看他旁边小小的ADC,却换来对方没心没肺的,“嘿,少年,玩儿心么?”




 




杨藩这个人很浪,大写的浪。




 




这不仅仅表现在比赛中,还体现在生活中。Snake违规记录里最多的晚归和夜不归宿,杨藩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只不过现在少了夜不归宿,多数时候是带着韩援或者整队出去宵夜,然后晚归被记过。




在他刚加入SNAKE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庆幸过,还好SS没什么小团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特立独行的,猪。SS大部分人吧,比如圣枪哥,比如水晶男孩儿,比如U神,瘦的跟个什么似的,可是都贼能吃,晚上养蛇君的宵夜刚端上来,就给你解决个大半。




每到放假十分,别的战队都是脱缰的野马,而他们战队就是冲出栅栏的猪。




 




“所以这其实还是很重要的,要注意控制你的饮食,”左雾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拍拍自己的肚子,满脸的惋惜,“可惜我本来筋节壮实的小肚子现在都在高唱团结力量大了,欸。”




他指指正在打训练赛的几个人,“这些人,”然后着重尤其强调了其中个头小小的ADC,“尤其是这个人,是我们这些人减肥路上永久的绊脚石。你看看Ella春季赛刚来时候的样子,你再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多好一个孩子啊,就被KRSYT4L毁了,关键是他自己还完全没有意识到。”




 




而在多次劝解无效之后,左老板也只好颁布禁令,【谁再带韩援出去吃宵夜,就扣谁工资!】




于是很多个晚上,杨藩在门口换好了鞋,回头就看到Ella眼泪汪汪的双眼。




“欸,心疼,”藩少爷叹了口气,“我这个人失败就失败在太容易心软。”于是他把所有人都问了一遍,之后实力化身SS专属外卖小哥。




 




杨藩很挑食,特别挑食。




 




因为来自于湿气较重的成都,饮食特点总结来说就四个字——无辣不欢。他见过不止一次,养蛇君像个小学生一样背着双手站在他面前背今晚的宵夜菜谱,然后他只用一句话就让新东方毕业的大厨腰板软下去一大截。




“有红油么?”




“没,忘了……”




“欸——”








“所以你说藩少爷这样挑,怎么可能长得高。”他盘腿坐在谭队长的床上,对着隔壁横在自己床上玩儿奇迹暖暖的圣枪哥抱怨。




“嗯,对,就是,”圣枪哥玩儿手游的时候,听起别人的话来总是左耳进右耳出,然后三句话不离Bibi,“哪有我老婆好养,浑身是胃。”




德玛西亚杯的时候他跟谭队长准备出去吃宵夜,在楼下撞见刚拿到外卖的圣枪哥和Bibi。Rookie被沙发脚绊了一下,连手都摔破了,可手里的麻辣烫硬是一点儿没洒。




“是是是,那自然是比不上的,要不是Bibi是个韩国人,又晚生了几百年,《本草纲目》一定是他写。”




圣枪哥刚刚合成了一件衣服,声调拖长且微微上扬,“那是!”




他一个白眼都要翻到天上。




而后某一天经理压着他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问他,“你觉得藩少爷有没有长高啊。”




他瞥一眼左老板,“我藩少爷一米九,经理你在说什么。”




 




杨藩身体不好,杨藩心态不好,杨藩五音不全,杨藩神经兮兮——你要说杨藩的缺点,他曾湛然可以喋喋不休的数落一个小时还不带重样。




可就是这样一个疯疯癫癫的MC亏屎头,他偏偏很喜欢。




 




在他还叫Zzr的那段日子里,队里诨名小能手圣枪哥联合MC亏屎头一起给他想了一个污名,叫翠花。




然后在直播的时候给他发扬了广大。




 




有次他问网管,说网管你为什么叫网管啊。




网管忙着Rank头都没回,说因为是萝莉取的,所以就一直用了。




 




于是他问自己,zzr你为什么叫翠花啊,答曰,因为是藩少爷取的,所以我也就一直用了。




只是杨藩大概是智慧线比较短,记忆像金鱼只有7秒,隔天就忘了这个绰号,还是用他带着口音的四川话叫他兹兹阿,还叫的不亦乐乎。




 




可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这样。




 




杨藩和Kane的故事他当然有所耳闻,只是毕竟国服高分路人,局外人一个,隔着纱罩着雾,知道的不清不楚。




最开始挑明这个事儿的是杨藩,在掌盟的一个采访上,来自SNAKE的小水晶KRYST4L说,有啊,我的女朋友是EP的Kane。之后Kane发了有两人合照的微博作为回应。一来二去的也算是坐实了,就连左雾都在不经意间脱口而出,我们队的两个ADC。




Kane还是EP的ADC时来场下看SNAKE的比赛,被导播捕捉到镜头,被解说调侃。Kane在不是EP的ADC之后来场下看EP的比赛,然后刚结束两场鏖战的KRYST4L穿着队服,陪在他身边。




甚至在采访的时候被问及这个话题,KRYST4L也只愣了一下,半真半假吧。然后就弯着眼睛笑起来。




那时候KRYST4L多风光啊,春季赛最大黑马里面最耀眼的ADC,背锅吧抗压吧的一片赞誉之声,风头甚至盖过了狂小狗UZI。那个时候他的五杀德莱文,他的自信小炮,他的逆风5k经济翻盘大嘴,那个时候他和Kane在一起。




但SNAKE比赛场下总坐在那儿的前EP ADC Kane,好像随着EP的离开,也一同离开了。而两个人的故事,在只余下一个人时候,就不再被人投以注视。




 




包括SNAKE的基地,可能因为蛇本身就是弯的,经理对少年队员们之间的或者说是跟其他队伍之间的这些个感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的甚至还被拿出来大肆调侃,比如圣枪哥和他远在IG的吃货老婆,U和V这一对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的苦命鸳鸯,甚至网管对萝莉的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包括你可你却装傻充愣的小言典范。




 




但所有人,都对Kane这个ID讳莫如深。




 




Kane被曝出和狸猫超人举止亲密的街拍照片时KRYST4L正在直播,而他正在看KRYST4L的直播,原来没什么活人的直播间里突然就有成群结队的弹幕飘过,都是关于Kane的。




他不知道杨藩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或者是看到了装没看到,他只是如往常一样,打完了一场比赛,哼哼着老婆最大老公第二,转头出去抽烟了。




 




曾湛然搜刮了半天自己的桌子,最后还是在圣枪哥的桌子上找到了一袋还剩一小半的薯片,也不顾圣枪哥咋咋呼呼的“欸,翠花你怎么拿去扔了,还有剩,还没坏,咋回事捏——”等等等等的深情呼唤,拎着它就出了门。




推开门果然看到杨藩蹲在门口抽烟,背影落寞的和坐在他身边的阿萨辛如出一辙。他扬了扬手里的薯片示意他自己只是不明真相的扔薯片群众,杨藩瞥了他一眼就回头继续45度忧郁的仰望天空。




要不怎么说蛇队基地乡下地方,在上海,竟然都可以看到星星。




他站在那儿跟杨藩一起看了会儿星星,藩少爷抽完了烟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兹兹阿,你知道去哪儿可以扔么,就门口那条小路出去左拐右拐那个垃圾桶就是了。”




“啊,知道。”




杨藩进去之后,他拎着薯片去刚才藩少爷蹲着抽烟的那个地方坐着,空气中还浮着淡淡的烟味,放在寻常时候他简直是避之不及,但今天他一边拍着乖巧坐着的阿萨辛,一边看着星星,不知不觉吃完了剩下的薯片。




 




扔薯片回来的路上他拿手机照明,刷到Kane的相关新闻,鬼使神差的发了个问题在SNAKE QQ群里边,是很傻逼的问题,




【为什么有的人陪你走到一半就走散了?】




 




回他的是很难得鸡汤的藩少爷,




【陪你酩酊大醉的人,是没办法陪你回家的。】




 




决定来SNAKE之前,对于杨藩,他知之甚少,这个战队突然从LSPL杀上来,粉丝基础少的可怜,队员又基本混迹韩服,连性格什么的都是靠猜,关于这个ADC,他也就觉得,从发型到操作都吊吊的,肯定队霸级人物,说不定还不好相处。




 




来了SNAKE才知道,队霸那是真队霸。




比如打着Rank说饿了想出去宵夜,全队传阅消息说藩少爷说等会儿出去吃宵夜;比如污名信手拈来圣枪哥,也又五又六的叫他陈冠希;再比如某次他开着直播就去开会,经理过来坐到他的位置上,也只调了他音乐的音量打字和弹幕聊天吹水,面对一屏幕的左大大来打一局匹配,打一局人机,都是直言,还是算了还是算了,不敢动他的东西。




但队霸脾气也是真的好,没事骂骂咧咧的在基地里面传授四川话,上到二三十岁的经理厨师翻译,下到十几岁的圣枪哥谭队长大头小头,说起普通话来,都一口地道的川味。他也总是逗比兮兮的自带笑点,唱歌伴舞high的不行;打个游戏所有人耳朵都在他那儿,要是不小心在下路织个杖贩个剑,背景音都是一基地的笑声。




 




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感觉自己像窥见了杨藩的小秘密,原来这个极限小只的ADC除了装疯卖傻以外也是偶尔会像个正常人。




 




曾湛然觉得他也不是很在意杨藩的事情,毕竟他也只是知道他昨天几点睡今天几点起,改了什么新ID,在国服还是韩服,上了分还是掉了分,单排又或者是双排,是和圣枪哥,和Ella,和U神,和Beast还是和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辅助;他也只是知道,今天谭队长回头看了他多少次,Ella问了他多少句中文,那个韩服的小辅助又在龙珠直播等了他多久;他也只是知道他出去抽了多少次烟,抽了多少根烟。




 




而等到他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养成了每天微信找藩少爷煲鸡汤的习惯。




 




【花有百样红,人与狗不同。狐狸不是妖,性感不是骚。欢迎来到MC亏屎头的谈话时间——】




【MC亏屎头你好,我有个问题,我们队伍里面有个人简直电竞死歌请问我该怎么办。】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收到回信之后的他弯了弯嘴角,听到右边座位上炫君儿重重的冷哼。




“队友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些日常知道的清楚也没什么吧。”




“哦~”圣枪少年这一声‘哦’的是九曲十八弯,“那我奇迹暖暖又做了多少件衣服你知道么?”




“这——”




“大家都是队友,这些日常应该是要知道的吧。”




“翠花你别理他,”左边U神拍拍他的肩膀,“圣枪少年昨个儿自己撒了币删了他老婆QQ现在正阴阳怪气着呢。”




恰巧养蛇君过来问他们宵夜清单,李炫君几乎是咬牙切齿,“只愿得一心,红烧清蒸都行。”




“君哥你走火入魔了吧君哥?这QQ多来之不易啊,说删就删?”




“哈哈,七夕邀约宵夜被拒,换你你删不删?”U神在旁边幸灾乐祸。




“我都还没敢邀请过,还没这种体验,被拒绝是什么感受啊?”




“wo cao ni ma,你们这群废物,滚!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夏季赛末期SNAKE发生了很多事,生活上最为重大的改变大概就属养蛇君的出走。




即使是毕业于新东方的大厨也还是要面临生活上的压迫——相亲。养蛇君在百般不从之后最终还是屈服于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诱惑,辞职回了老家。




于是SNAKE的三餐变成了最值得头疼的大事,连ZZR都被赶鸭子上架去做过一两顿饭,第一顿炒饭还算成功,不过杨藩在自己的杯子里喝到了一只苍蝇,被恶心到了,没有吃多少。




然后第二顿饭,就在前几天的战斗之夜,藩少爷因为和小米打匹配,连饭都没顾上吃,要他添了饭夹点菜帮他拿过去。




结果组排拔饭的间隙,看到小指粗细的苍蝇死死的依附在鸡翅上面,就算他饿的几乎都要死了,也愣是没再吃下去一口。




“你真的不吃啦?”他吃完了坐到藩少爷旁边看盲僧在地图上横行霸道,“一口都不吃了?”




“不吃了,被恶心到了,那么大一个苍蝇啊,吃不下去了,”瞎子一个R闪踢回一人奠定胜局,“兹兹阿——”杨藩有气无力的喊。




“嗯?”




“给我叫点吃的啊,快点。”




“可以啊,等一年吧。”




叫你不和我双排,偏要带妹打匹配。他自己郁结了一会儿,还是百度了几个连偏远郊区都会送的外卖链接发到某人手机上,附录,叫爸爸!!




 




S5失利之后每天都是S6的味道,教练开始致力于开发新的战术配合,可是他和藩少爷的组合就像是加了DEBUFF似的,不是输的很惨烈就是赢得很艰难。




于是小俊教练摸着他越来越显眼的三层下巴说,要不,你们还是双排下?




 




约不到训练赛的日子类似于放假般轻松悠闲,他们也就开始双排杀杀时间,杨藩又开始出去浪,浪了一身的感冒病菌回基地。




天知道他每每看到这个人就穿着件短袖在外面抽烟的时候是有多么想抽他,本来身子就差还不知道珍惜,烟酒不禁也就算了,还硬撑着不吃药,说睡一觉就好了。




藩少爷一边说着头疼,一边忧心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晚饭,觉得脑子一片空白,然后个子小小的ADC绕过椅背回头看他,扬起一边眉毛,出去吃川菜吧?




他当然没有任何异议,只是在回来的路上让司机饶了远路去药店,最后拎了一大袋子的药回基地。




“用不到的就先储存着吧?我觉得觉要睡,但是药还是要吃的。”他看着面前个子小但气场足的ADC,咬了咬唇。




杨藩一边刷卡付账一边笑,“怎么搞的好像我病入膏肓了似的。”然后抬头看到后者咬着唇一脸戚戚,又拍了拍他的头,“好了,我知道了。”




 




只不过藩少爷还是嘴硬,隔天直播的时候还和BAKA说,最近天气是越发的凉了,感觉在外面飘多了挺冷的。




全然不顾全上海最怕冷的圣枪哥甚至还穿着短袖光着脚横在自己的椅子上玩儿橙光小游戏。




 




他在市中心和朋友见完面给藩少爷打电话,问基地里有没有人要什么宵夜,他好直接带回去,杨藩把在基地的活人挨个问了个遍,写了个清单给他发了微信,然后留言说,快到基地了发个消息。他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在快到的时候还是乖乖发了消息。




上海最近很有些夜凉如水的味道,到了晚上小雨总淅淅沥沥。




杨藩的消息来的很快,




【你到了别下车,等我过来。】




 




等到了基地门口的大路,他看到穿着长袖撑着伞的藩少爷,地上落着的烟头已烧尽,显然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哎哟,你别把我的宵夜打湿了,”杨藩拎着塑料袋走在前面,“不然到时候我又吃不下了。”




他举着伞在后面追着,第一次希望基地门口这条摩托车都要很艰难才能找到的七拐八拐的小路能够再长一点。




 




刚一进到基地他就皱了皱眉,屋子里烟味浓重,他回头看了看杨藩的桌面,许久不用的烟灰缸里放满了烟头。




“藩少爷你今天没出去抽烟么?”




“不是都浪病了么,还出去浪?”杨藩正埋着头吃饭,“况且你人又不在,我干嘛出去抽。”




曾湛然拿着筷子的手将将一顿,耳朵里又听到杨藩独有的四川韵味的普通话,“哦,对了,明天来双排吧。




 




第二天曾湛然起了个大早,下楼来看到圣枪哥已经在肉搏怼人的路上了。




“怎么这么早?”




“等双排。”




“爱护小动物人人有责。”




“你老婆回国了你也不能化身单身狗啊。”




“哼,醋森Bibi,别提了,连条消息都不发给我。”




“你是男人你主动啊。”




“他不找我我不找他,你咬我啊。”




“不,我不吃屎。”




 




【L4TSYRK:我叫zzr 你们的自卑 是我最大的快乐】




【我并没有梦想:……】




【L4TSYRK:我是zzr 你们请尽情的自卑吧不用给我面子】




【我并没有梦想:对不起 我自卑了】




【L4TSYRK:就算本zzr再帅 你们也不要拿着我的照片在被窝里做那些修修的事哦 我爸都没我帅——zzr】




【我并没有梦想:不是本人】




【L4TSYRK:请你们出去自卑 因为我zzr来了】




【我并没有梦想:我自卑了 在亮晶晶的水晶面前 zzr不过是一坨屎】




 




他一边打字一边笑,那厢藩少爷边点烟边往外走,火光映亮他半边侧脸,是像在发光啊。








春季赛那个无敌的德莱文,快要回来了啊。




 




不知道是水晶的诅咒还是DEBUFF的加持效果,本来前途一片光明冲击王者有望的藩少爷硬生生被他带来连跪。




每把想着稳,每把野区被养猪,红buff?不要了,不要了;蓝buff?给他给他,都给他。




气的水晶直拍桌子,你叫什么兹兹阿啊,直接改名,snake丶不要了,snake丶全给你算了。




 




最后一把德莱文3/0被他带崩成3/3,藩少爷就一直笑,你tm是来搞我的吧。最后连退出的确定都忘了点,“我还悲伤的不想离开。”




然后他摸着下巴往曾湛然那边看,旁边谭队长BAKA都起哄,别排了别排了。




藩少爷眼珠子转了一圈,“跟你输两把,一天白打了。”




于是他查了藩少爷的战绩,然后自己都捂着脸说,“哇,我看你,没跟我排之前,连胜啊。”




“对啊。”水晶伸了个懒腰。




这下连谭队长都看不下去了,“你自己都知道这个问题啦,不是,这个其实应该是要他说——”




“继续排吧。”杨藩调整了坐姿。




 




过了几天轮到他直播,又是和MC亏屎头的双排。不过是很早的下午两点,他很准时的开了直播,然而另外一个人还在赖床。百无聊赖了好久藩少爷总算是起来了,但是又跑去了厕所,过了半小时完事儿了又非说要玩儿韩服。




“你不玩儿国服啦?”




“排太久,没意思。”




老老实实换了韩服账号,结果那人VPN又出了问题,折腾了十几分钟以后终于进入等待,曾湛然把这个号战绩一查,“不是吧,你拿这个号跟我排啊,输一把扣很多分的。”




“啊,没事啊。”背后传来的声音懒懒散散。




一听这语气就知道要遭,果然,不是老鼠被抓爆,就是大嘴依靠被动输出,作为一个ADC Sorry了全场,“啊啊啊,MC亏屎头,你是上帝派来惩罚我的天使吧。”




 




一局结束,要吃晚饭了,杨藩过来这边叫他打电话给超市,他戴着耳机捂着耳朵说我不打我不打,藩少爷疑似过来抢手机的手最后按了按他的头,“真的,快打。”




然后就去饭厅准备开饭。




他一直等到他走的足够远了,才敢扯开嗓子喊,“你别打ADC了,真的,你不打AD就赢了,下把我去AD你去打野!”




然后他赶在藩少爷过来揍他之前,麻利的关了直播。




 




晚上没人做宵夜的时候惯例是杨藩点单。




【你选好了没,选好我就下蛋了!】




【zzzzzzzzzzzzzz,你下快下啊!!】




【下单……】




【zzz】




之前有人跟他讲,其实世界上有很多可以让人开心的小事,比如wifi信号满格,比如被早餐叫醒,比如今天阳光正好,比如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又比如对方正在输入中。




以前他不信,但现在他光看着手机屏幕顶端的这几个字唇角就止不住的上扬。




【别闹。】




然后看到这两个字的瞬间忽然就开心的像个猴子。




 




人生如戏,长不过执念,短不过善变,只不过你方将将唱罢,我方就粉墨登场。




这世上总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期望。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走远的我不追。




 








FIN